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常小兵受贿376万被判六年轻重自知

时间:2018-08-11 22:08:14|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常小兵受贿376万 被判六年轻重自知

被带走调查17个月,现年六十岁的原中国电信董事长常小兵终于解脱了。

5月31日,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常小兵受贿案,对被告人常小兵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常小兵受贿所得财物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常小兵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常小兵是中国通信业落马官员中第二位副部级高管。第一位是2009年12月被带走调查的原中国移动党组书记、副总裁张春江。

常小兵也是十八大以来落马的为数不多的副部级央企高管之一。在他之前,华润集团原董事长宋林、香港中旅(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理王帅廷、中国铝业公司原总经理孙兆学、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原董事长徐建一、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总经理廖永远、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原总经理王天普、武汉钢铁(集团)公司原董事长/党委书记邓崎琳、东风汽车总经理朱福寿、中国南方航空集团公司党组副书记/总经理司献民等相继因为各种原因落马。

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1998年至2014年,常小兵利用担任邮电部电信总局副局长、中国联合通信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联合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请托单位谋取利益,收受请托单位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76.28801万元。

多位接受《财经》采访的电信行业人士认为,这个判决对于常小兵来说,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

相比张春江,的确如此。张在2009年12月26日被带走调查,2011年7月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2014年11月改判为无期徒刑。他的罪名有三项: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财物746万余元;利用职务便利为某通信器材供货商大开绿灯;利用职务便利帮助某广告公司全盘代理通的品牌宣传,并向其输送超过两亿元的广告费。

2015年12月,时任中国电信董事长的常小兵被带走调查,此时,距离他2015年8月从中国联通董事长的位置上调任中国电信董事长仅4个月时间。常小兵在中国联通董事长、党组书记任上长达11年又9个月,经历了中国联通从小到大、与原中国通合并、3G时代短暂爆发整个过程。

多位电信业资深人士向《财经》表示,联通多年来的成就和包袱都和常小兵分不开,整个中国联通深深打上了常小兵的烙印。

常小兵案已经告一段落,这个曾和常小兵命运相互联结在一起的中国第三大电信运营商,目前则正在现任中国联通现任董事长、党组书记王晓初的主导下经历最为关键的混改进程。

2016年9月,中国联通被纳入第一批央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名单,4月5日,中国联通()发布停牌公告称,联通集团正在筹划并推进开展与混合所有制改革相关的重大事项。该事项拟以A股中国联通为平台,可能涉及A股公司股份变动事宜,混改正式启动。

5月10日,中国联通召开股东大会,王晓初在这个会议上透露了一个令诸多联通员工兴奋的消息此次混改方案包括员工持股计划,核心员工和骨干都将持有股份。

但联通在央企中体量巨大,且此次混改并无直接案例可鉴,王晓初透露,混改牵涉部门众多,需要与十个部委沟通,他称,不少部委沟通他亲自参与,难度不小。

5月16日,中国联通发布公告称,由于混改具体实施方案涉及多个政府主管部门的事前审批程序,还存在不确定性,无法在2017年5月16日之前完成相关方案的信息披露,将继续停牌2个月。

混改至今,联通A股市值持续走高,2016年10月,联通市值达到1017亿元人民币,到今年4月5日停盘时,这个数字已经冲到1583亿。

这说明资本市场十分看好联通的混改前景。在业绩下滑严重、资本开支下降以及中移动一家独大的电信格局下,中联通在混改显现出很强的动机和决心。

事实上,在常小兵被带走调查的2015年,联通的收入和盈利就已经面临严峻的双降局面,当年,联通营业收入为2770.5亿元人民币,比上年下降2.7%,净利润105.6亿元,比上年下降12.4%。

2016年,联通双降的趋势并没有被扭转,营业收入为人民币2742

常小兵受贿376万被判六年轻重自知

.0亿元,同比下降1.0%,且净利润严重下滑,仅为6.3亿元,降幅高达94.1%。

动荡之中,仅凭内生动力拉动联通已经十分困难,联通的中长期的增长有赖于此次混改带来的由内而外的蜕变,变革是大势所趋。

此前,坊间有消息称,BAT很有可能参与到联通此次混改之中。但亦有BAT相关人士向《财经》分析称,联通市值在混改消息释放后被迅速推高,很有可能造成混改入局者持有股份有限,但投入资金巨大的局面,加上联通资金缺口较大,混改方案如何制定,局中各方如何平衡利益,实现多赢,是一道巨大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