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OneLTE点燃产业界热潮融合之道应对挑

时间:2018-11-13 11:40:08|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One LTE点燃产业界热潮:融合之道应对挑战面向未来

C114讯 7月7日早间专稿(齐鸣)鉴于数据业务需求急剧增长和频谱资源日益稀缺,以及TD-LTE产业链的成熟,One LTE业已成为各大主流运营商的建选项和产业阵营面向5G发展的主要路径。

One LTE是指在LTE络中包含TD-LTE、LTE FDD两种无线络接入方式和一张共用的核心,两者相互补充、相互配合,在络侧实现站点级融合、络互操作和性能级融合,从而最大化提升整体络容量和覆盖。运营商由此可以将自身持有的所有频谱包括TDD和FDD,都用于提供统一的4G络体验。

全球移动设备供应商协会(GSA)报告显示,截至今年4月9日,全球共有16张TD-LTE/LTE FDD融合商用络,并且而随着4G商用的不断推进,部署TD-LTE/LTE FDD融合络的需求还将继续增长可以预见,One LTE的爆发即将到来。

One LTE已成产业阵营共识

TD-LTE和LTE FDD在络层面完全一致,差别仅在于无线射频的双工模式上,可谓是一个LTE、两种不同表现形式

OneLTE点燃产业界热潮融合之道应对挑

。自中国移动提出TDD/FDD融合是全球4G发展路径以来,TD-LTE、LTE FDD的络融合及终端多模多频一直是4G发展的主旋律。

从中国移动的角度,我们一直是支持TDD/FDD融合。融合是最高境界,混合是最低要求。中国移动副总裁李正茂曾撰文称。而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更表示,如果能将融合试验做好,将会推动全球更多运营商采用这一技术。

在2015年GTI(全球TD-LTE发展倡议组织)全球峰会上,来自全球的运营商、设备商、芯片厂商以及监管机构纷纷表达了TDD与FDD融合成为LTE建新趋势的观点。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GSMA)主席乔恩?弗雷德里克?巴克萨斯(Jon Fredrik Baksaas)表示,TD-LTE在全球的快速发展和普遍应用将有利于全球TD-LTE与LTE FDD络的融合,并将进一步促进整个4G产业的繁荣。

设备商方面,爱立信提出FDD与TDD的融合将产生一种新的粘性,并将进一步释放络能量。而华为更是TD-LTE、LTE FDD融合组的主要推动者之一,认为这将为运营商带来新一轮竞争力和盈利增长机会。

主流芯片厂商也均已推出同时支持TDD和FDD制式的多模多频芯片。峰会期间,中国移动还联合高通、Marvell、联发科、展讯、联芯共同宣布发布价格仅50欧元的低成本五模终端芯片解决方案,以促进4G产业的进一步发展,并加速全球漫游业务的部署。而随着TDD+FDD载波聚合(CA)的标准在2014年6月冻结,高通、海思今年第一季度推出了TDD+FDD载波聚合商用芯片。

终端方面,得益于中国移动等领先运营商对TD-LTE产业的推动,TDD/FDD多模终端发展蓬勃。GSA今年6月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全球LTE终端达到3253款,其中1210款终端同时支持TDD和FDD,占比达37.2%低成本的TDD/FDD双模终端将有力推进TD-LTE和LTE FDD络的不断融合与发展。华为在今年2月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2015)上已展示过支持TDD+FDD载波聚合的客户终端设备(CPE),国内厂商小米今年第二季度也推出了支持TDD+FDD载波聚合的智能,预计下半年有望上市更多TDD+FDD载波聚合商用智能。

商用提速掀起新一轮竞赛

One LTE的出现拉开了一场新的竞赛,国内运营商跑步前进,海外运营商亦将之视为占据先手乃至领先对手的机会而大力投入。

2014年6月27日,工信部向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颁发了TD-LTE/LTE FDD试商用经营许可,电信、联通两家运营商分别获许在16个城市展开试点;8月28日,工信部将两家企业的试验范围扩大至40个城市。2014年12月,工信部再次扩大TD-LTE/LTE FDD组试验城市范围,电信联通分别增加15个,总数累计达56个。

今年2月,FDD牌照正式发放,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正式进行TD-LTE/LTE FDD组全面商用。5?17世界电信日前夕,广州联通在现有商用上正式开通了FDD+TD-LTE载波聚合,理论下载峰值速率可达260Mbps,现实测速率也达到252Mbps以上。

全球来看,2014年6月,新加坡电信和爱立信、高通成功进行了业内首次FDD/TDD载波聚合的现场演示,峰值速率高达260Mbps。12月,沙特电信(STC)与诺基亚通信实现了中东和非洲地区首例采用商用芯片实现的TDD/FDD载波聚合演示,通过合并FDD 1800MHz和TDD 2300MHz频段上的频谱支持运营商创建更大的虚拟载波带宽。

今年3月,华为携手澳大利亚Optus宣布,在Optus现商用站点完成TDD/FDD载波聚合测试,在单个用户设备上实现了最高下载峰值速率480Mbps,进一步推进One LTE深度融合。

6月24日,爱立信携手高通宣布,两家公司在沃达丰葡萄牙的一张商用络上实现了TDD/FDD载波聚合,该运营商目前正使用FDD 1800MHz频段上的15MHz频谱和TDD 2.6GHz频段上的20MHz频谱进行试验。

崛起背后:应对挑战面向未来

One LTE何以点燃产业界热潮,获得广泛青睐和追捧?或许可以从频谱和络两个角度找出答案。

随着数据流量需求日益增长,手握越多频谱的运营商竞争优势越大。然而FDD需要成对频谱且资源紧张,运营商本身持有的频谱亦往往相对零散,从已明确可被用于LTE络的频谱来看,目前尚有大段连续频谱资源可用的只有TDD。通过One LTE组,可以使TDD频谱得到充分利用,TDD和FDD频谱之间也能得到更高效的组织。

同时,2G、3G用户正逐步迁移到4G,而伴随着用户的迁移,2、3G频谱资源也将逐渐腾出,全面应用于LTE。届时将呈现多频段共存的络状态,可能同一家运营商将运营5个、10个甚至更多的LTE频段,结合微站的使用络层次将愈加复杂。如果相应频段的宏微站对应的FDD LTE和TD-LTE各自独立运行,频点间和宏微站间的互操作和相应的运维管理将倍加复杂,One LTE可以有效应对这些问题。

更为重要的是,One LTE是向5G演进的基础。5G的目标是更高的速率和更低的时延。更高的速率需要通过聚合更多的频谱资源实现,包括TDD和FDD频谱、授权和非授权频谱。3GPP R13标准已经开始定义Massive CA,预计将会包括TDD/FDD以及毫米波频谱的聚合,综合带宽可能达到1GH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