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ion id="yu90n"><blockquote id="yu90n"><tbody id="yu90n"></tbody></blockquote></option>
  • <sub id="yu90n"><table id="yu90n"></table></sub>

  • <form id="yu90n"><source id="yu90n"></source></form>
    <form id="yu90n"><source id="yu90n"><dl id="yu90n"></dl></source></form>
  • HFC 學員分享:讓幸?;丶?,讓幸福傳遞

    “媽媽,你回來了,我好開心呀!”
    “姐姐,你傷心了么?讓我抱抱你吧……”
    “爸爸,對不起,我剛剛讓你擔心了。”

    “哈哈,大家坐在一起吃飯,好高興??!”

     

     

     

    別看我的小女兒剛滿兩歲,她已經能準確識別好幾種常見情緒,理解背后的原因,并主動嘗試與周圍人建立情感的鏈接。每每當她用稚嫩的童音讓怒氣沖沖的爸爸笑開花,或是用她全情投入的抱抱趕走青春期姐姐滿臉的陰郁,我都會在心中默念:感恩遇見你,HFC。

     

     


     

    時間倒回12年前。雖然從懷孕起就開始研讀各種育兒寶典,大女兒出生時,我還是難免新手媽媽的各種焦慮。在家人的支持下,“正式上崗”的我繼續利用各種信息渠道“自修”,一邊不斷學習育兒理念,一邊在實踐中摸爬滾打,一點點地累積養育智慧。從鏖戰特應性濕疹到應對頻發的哮喘,從選擇蒙特梭利的雙語幼兒園到進入有藝術教育特色的私立小學,從浸潤式英語啟蒙到支持孩子成功插班到雙語國際學校,我一邊在職場成就自己的成長,一邊做女兒的知心朋友,盡力給女兒的全方位發展創造空間。慢慢的,在家人和朋友眼中,女兒成了那個總是“學得輕松,考得優秀”的孩子,而我也似乎成了令人羨慕的“別人家的媽媽”。

     

    然而,就在大女兒轉學到國際學校后不久,我發現家里開始“變天”了:漸漸進入青春期、滿口飆英文的女兒和父親之間關系越來越緊張;與此同時,我跟老公、公婆之間的鏈接也開始變得脆弱而敏感。這時候,我懷孕了,家里的氛圍因為這個即將到來的小生命變柔和了不少??上?,好景不長,當小女兒滿半歲,大女兒進入六年級,家里的各種矛盾和沖突開始層出不窮,之前一直引以為傲的母女關系也日漸疏遠,我這個“二寶媽媽”越來越多地感覺到了一種深深的“無力感”。有時候,我甚至在想:難道幸福真地要離開我們家了么?
     

    就在我處于能量最低谷的時候,轉機出現了:一份HFC《幸福型父母改變之約》赫然擺在了我的案頭。放下內心的種種不安和焦慮,我發現自己終于可以靜下來認真梳理遇到的挑戰:同時為自己制定SMART的改善目標以及可追蹤的改變行動。幾天后,在外灘的一處老建筑里,我第一次見到了和我“一對一”的HFC貼身家庭教練。一個“建行”行長(兩個相差十歲的男孩)和一個“招行”行長(兩個相差十歲的女孩)三個多小時的對談里,有傾訴,有反省,有淚水,有頓悟。約談結束即將告別時,教練張開雙臂給了我一個緊緊的擁抱。

     

     


     

    帶著這份被賦能后的力量感,我和一群結伴同行的父母一起走進了《幸福型父母》家庭輔導項目。在為期7個月的學習和踐行過程中,我生平第一次體會到了貼身教練“有力量、有溫度”的陪伴:當我疑惑該如何跟女兒重建情感鏈接,教練悉心引導我從覺知自己的情緒做起;當我感覺被老公的冷漠傷到時,教練鼓勵我“誰主動,誰收獲”,并耐心支招兒;當大女兒跟父親“冷戰”,教練第一時間幫我復盤,啟發我用“顯微鏡”去關照到女兒那個當下的情緒和需求,同時也體諒到老公的行為模式很大程度上在復制原生家庭對他的影響;當改變和踐行遇到瓶頸時,又是教練幫助我深度覺察和聚焦,最終選擇用文字堅持“每天三感恩”(對家人)和“每天三贊賞”(對老公),不斷與家人建立情感的鏈接。

     

     


     

    我一直認同,家庭教育的本質其實是父母的自我修行,而父母修行的路是一個直至生命終點的覺察改變之旅。有了科學的輔導流程和“一對一”貼身教練的陪伴,這段旅途不僅可以開始,而且可以創造幸福的奇跡?;叵朐贖FC一路走來的種種曲折,我看到了一個更有目標感和幸福感的自己,看到了自己在覺知和行動上的無限潛能。既然已經上路,就不會停下來。我相信,我的堅持一定會讓幸?;丶?。
     

    晚上睡不着看点害羞事,全世界都在等我们分手,《偷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男人梦见蛇是什么预兆